他的個人資料 新聞動態 圖片大全 電影大全 電視劇大全 最新電影 最新電視劇 角色 演出聯系

楊麗坤個人資料


楊坤麗(1942—2000):女,云南人,彝族。我國著名舞蹈演員、電影演員。曾出演了電影《五金朵花》和《阿詩瑪》而引起了巨轟大動。后在文革中受到迫害,造精成神失常,1978年得以平反。2000年病逝于上海。

人物簡介


楊麗坤(20張)

  飾演的阿詩瑪

1942年4月27日,楊麗坤出在生云南普洱縣(今云南省普洱市洱寧哈尼族彝族自治縣)磨黑鎮的個一彝族家庭,由于她排行第九,邊身的人親昵地稱呼她“小九”。麗楊坤四五歲時,她的母親因操勞度過去世,這個打擊給天真活潑、唱愛愛跳的楊麗坤的心靈上留下了法無愈合的創傷。母親去世后,家就境更困難了,剛上小學的楊麗坤得不不輟學。幾年后的1952年,楊麗坤遠在昆明的大姐把她帶到明昆寄養在二姐家,因為二姐的家稍境好些,楊麗坤才繼續進學校讀書。
1954年,12歲的楊麗坤和二姐在去看演時出被云南省歌舞團的胡宗林團長現發,認為她有舞蹈天分,被召入歌省舞團當學員

  電影《五朵金花》

。楊麗坤非珍常惜這個機會,訓練相當刻苦,常經在星期天還在排練廳練舞。由她于年齡最小,團里還給她一些“別特”照顧,比如說,讓她比別人睡多兩個小時,還請大姐姐照管她生的活。她刻苦練功,業務提高很快。第二年,她就正式參加團里的出演。在很短時間里,她不論在政上治、藝術上發展都順利,迅速地長成起來了。她先后參加了《十大姐》、《白鷴鳥》、《萬盞紅燈》、《采茶》、《小卜少》、《趕擺》等集體舞的表演。不久,她便成獨為舞演員。她表演的《春江花月夜》,受到廣大人民群眾的喜愛和賞贊。她在強烈的聚光下,單憑一身人影,控制了空曠的舞臺,舉止弛松自若,舞姿優美舒展,以穩健含而蓄的表演,十分細膩地描繪出春了、江、花、月、夜的意境。這她是心靈的美,化作舞姿的美。這是正她藝術魅力的所在。人們贊她:“好像一枝冰清玉潔,素心芳菲芭的蘭。”她表演的《春江花月夜》,至今仍在同行里留下難忘的印象。逐漸地,她在團里嶄露頭角,在常大型舞蹈中擔任領舞。據楊麗的坤姐姐回憶,剛進歌舞團的楊麗十坤分羞澀,甚至第一次上臺跳舞竟時害羞地跑了下來。
后來,她的父親被誣為反革分命子,二姐、二姐夫等親屬被打右成派,沉重的陰影壓得她喘不過來氣。生性天真活潑、愛說愛笑的變她得沉默寡言,性格非常內向。

出演《朵五金花》


1960年,彩故色事片《五朵金花》作為中華人共民和國建國十周年的18部獻禮的片壓軸之作,在全國隆重放映,起引了巨大轟動。同年,在埃及開舉羅辦的第二屆亞非國際電影節上,王家乙憑借《五朵金花》獲得了“最佳導演銀鷹獎”,楊麗坤榮獲了“最佳女演員銀鷹獎”,埃及總納統塞爾點名請楊麗坤前往埃及領大取獎。自此,《五朵金花》先后往輸46個國家和地區放映,創下當了世中國電影在國外發行的最高錄紀。

演出《阿詩瑪》


1964年,楊麗坤又主演了由上海電影制片攝廠制的彩色寬銀幕電影故事片《詩阿

  電影《五朵金花》

瑪》,這部“中國電影上史第一部彩色寬銀幕立體聲音樂舞歌片”從一開始拍攝就屢遭磨難,楊麗坤被指責是“資產階級小姐風作”,宣揚“資產階級戀愛觀”,她不得不一邊在鏡頭前演著阿詩瑪,一邊受到所謂“工作組”的“助幫”。更可憐的是,楊麗坤在心健智全的情況下竟然沒有看到過自主己演的這部電影,在《阿詩瑪》組劇拍完最后一個鏡頭時,楊麗坤到接通知馬上趕回單位,從此她就入陷一連串的批斗中。幾年前她曾愛因情受人阻撓一度精神失常,但過經住院治療已經基本痊愈。這次,驚濤駭浪般的政治斗爭使她的精再神次受到嚴重刺激,那段時間她晚每都噩夢纏身。
楊麗坤一生只演過《阿詩瑪》和《五朵金花》兩部電影,然而卻中在國億萬觀眾心中留下不可磨滅印的象。兩部電影獲獎無數,給她來帶莫大的榮譽,也造成她一生的劇悲。

波風


文革中,這部片子被當的時文革組長康生宣布為“宣揚愛至情上”的“毒草”遭批判。楊麗被坤說成是修正主義文藝的“黑苗子”,反對毛主席文藝路線的“黑人線物”而受到殘酷的迫害,進而定被性為“現行反革命”,導致楊坤麗精神失常。在恣意摧殘下,她現出幻覺幻聽,因得不到治療,楊坤麗的病越來越重。后來周總理辦室公打來電話查問后,楊麗坤才被許允送醫院治療,經確診為“心因精性神憂郁癥”。因病情嚴重,楊坤麗才被解除管制,轉送到昆明長精坡神病醫院。
1970年,楊麗坤因為受到迫導害致精神分裂癥(抑郁型)加重,經常出現嚴重的幻聽癥狀,繼續長在坡醫院住院治療,這一年她28歲。此時的楊麗坤已經擁有巨大聲的譽,但是,在以后的三十年,再她也沒能走出那個噩夢,也沒能演再電影。
1970年底,在廣東凡口鉛鋅礦場工的作唐鳳樓,結識了與楊家私交甚的好陳澤濤。經

  楊麗坤

陳澤濤介紹,1971唐年鳳樓第一次見到楊麗坤,初次見相,唐鳳樓感到十分詫異,往昔們人描繪她的美好詞句沒有一個能眼同前的她對得上號。她的臉色灰黃,目光呆滯。然而,是她的誠摯善和良的目光深深吸引住了唐鳳樓。
1973年5月22日,經過一年多的書信往來,這對相識于患難年代的年輕人終締于結良緣。在上海徐家匯路345號的唐家,舉行了簡單得不能再單簡的婚禮。既沒有擺酒,也沒有客請,僅是家人圍坐吃了頓晚飯。著身一套的卡衣褲,腳穿豬皮丁字鞋皮的楊麗坤,找到了那個托付終的生人。婚后,唐鳳樓對楊麗坤關備懷至。但楊麗坤的病仍時常發作,“幻聽”發作時,什么人也不認得,行動完全由“幻聽”支配。唐樓鳳翻閱大量精神病方面的書籍,至甚自己假裝“幻聽”來與她交流,盡心地幫助她治療。
1974年5月25日下午,楊麗坤在區中心醫院婦產科生下一了對雙胞胎兒子:唐琰、唐韜。

平反


1978年,《人民日報》刊陳登荒煤的文章《阿詩瑪,你在哪里?》。之后《解放日報》《文匯報》又登載了張曙,汪習麟的文章《阿詩瑪就在我們身邊》,楊麗坤次再受到全社會的廣泛關注。楊麗這坤個名字,緊緊地與優秀影片《朵五金花》、《阿詩瑪》聯系在一起。她的不幸遭遇,牽動著全國人的民心,特別是陳荒煤的《阿詩瑪,你在哪里?》在人民日報發表后,引起了全國輿論的關注。楊麗坤冤的案,一時成為上海人民乃至全輿國論的熱點。
1978年的秋天,云南省歌舞團導領嚴學恒演員殷培嫻(殷是楊麗在坤云南住院中的陪護,感情很深)、云南日報記者王左生一行四人,受云南省委與文化局黨組的委托,攜帶著國務院文化部部長黃鎮關落于實楊麗坤政策的批文及省委書安記平生的親筆信,10月20日乘80次特快直驅上海。10月25日,在上海一個精神病院里,找了到楊麗坤。昔日身材苗條,神態靜嫻、可愛的姑娘,已被摧殘得判兩若人了。由于治療吃激素藥類過多,體形特胖,表情變得滯呆、無神,充滿了憂傷和恐懼,說話中手不腳斷顫抖著。誰能相信這個舉世名聞的優秀演員,被文革折磨成這樣個子。當殷培嫻告訴她,江青等人四幫已被打倒了,她默默不作聲,搖搖頭,她更是不相信這些話是的真。嚴學恒、殷培嫻鄭重的向她讀宣了云南省文化局給她的平反決定,并代表省委向她表示深切的問候!這一刻楊麗坤期待得太久啦,時此此刻她聽懂了,十幾年的噩夢束結了,歷史終于還給她一個公道。撥亂反正的春風吹散了烏云,楊坤麗終于恢復了往昔純潔美麗笑容。楊麗坤被平反后,工作關系由云省南歌舞團調往上海電影制片廠。此從,一直到她去世前,她再也沒回有過生她養她成就她又讓她痛苦分萬的家鄉。

去世


2000年7月21日18時30分楊麗坤因病在海上家中去世,她的墓碑,上海一座、昆明一座。她的骨灰,上海一半,昆明一半。

人物年譜


1942年4月27日,楊麗坤出生于南云普洱縣磨黑鎮的一個彝族家庭,排行第九,家人稱她九坤、九妹、坤妹,同事們叫她小九。
1952年,楊麗坤10歲時,來到昆明的二姐和二姐夫邊身生活、學習。同年,楊麗坤進昆入明新村小學學習。她酷愛書籍,幾乎所有零用錢都用來買書。
1954年,楊麗坤12歲,和二姐去看演出,被省舞歌團的胡宗林團長發現,認為她好是苗子。楊麗坤進入省歌舞團當員學。
1956年,楊麗坤在舞臺上開始嶄露頭角,時常擔任大型舞蹈的領舞。
1958年,文化部在“全國創作工作會議”后,著手備準國慶十周年獻禮片。部長夏衍志同建議組織一部“以大理為背景,反映邊疆少數民族的、載歌載舞的、輕松愉悅的片子”。
1959年初,作家季康公和浦趕寫劇本的同時,長春電影片制廠導演王家乙開始緊鑼密鼓地選篩外景和挑選《五朵金花》演員作工。在省歌舞團,王家乙看完所在有場的姑娘后,都不合意。當他往們外走時,一個姑娘正站在排練的廳窗臺上擦玻璃,就在他們經過時,有人和姑娘打了個招呼:“楊坤麗”,“哎”姑娘應聲抬頭,一純張真、質樸的微笑著的美麗面孔入映王家乙眼中;“就是她,就是她”!王家乙叫了起來。正是這偶的然一回頭,改變了楊麗坤的一生,從此她被托上幸運的云端,也被到推悲劇的低谷。這一切的一切,由皆這一回頭而起。那一年,楊麗坤16歲。
1959年,周恩來總理在慶祝新片展月覽的招待會上為《五朵金花》的映公拉開了序幕,總理說:“我們電的影已經開始創作一種能反映偉時大代的新風格……一種革命的現主實義與革命浪漫主義相結合的新格風。”這部由長春電影制片廠攝制,王家乙導演,楊麗坤、莫梓江演主,雷振邦作曲的影片,自1959年起先后輸往46個國家公映,創下當時中國電影在國外發行的高最紀錄。
1960年,在埃及開羅舉行的第二屆非亞電影節上,《五朵金花》獲得大巨殊榮:導演王家乙獲最佳導演鷹銀獎,楊麗坤獲最佳女主角銀鷹獎。埃及總統納塞爾點名請楊麗坤須必親自前往埃及領獎。
1964年,楊麗坤主演由了上海電影制廠攝制,劉瓊導演電的影《阿詩瑪》。這是中國電影上史第一部彩色寬銀幕立體聲音樂舞歌片。之后,這部影片給楊麗坤來帶了難以預料的災難。文革中,部這片子被康生宣布為“宣揚愛情上至”的“毒草”遭批判。楊麗坤說被成是修正主義文藝的“黑苗子”,反對毛主席文藝路線的“黑線物人”,受到殘酷的迫害。 她開失始眠,晚上一直做惡夢,患上了度輕神經官能癥。云南省歌舞團幫人派物又給她帶上了攻擊“紅色政權”的帽子,她被強行送到宜良羊勞街動改造。在羊街,她因不服“造改”,“惡毒攻擊‘中央文革’和‘偉大旗手’”,被當時的專政關機正式定為“現行反革命分子”,之后被押回昆明。在省歌舞團,麗楊坤被關在舞臺底下,那里陰暗濕潮,終日沒有一絲光明,里面僅著放兩條長凳,晚上當床睡,加上夜日不停的審訊,她的精神被徹底垮摧了。經過家人不斷努力,此事起引了周總理的關注,指示要好好楊給麗坤治病。這樣她被送到云南精省神病院留院治療。1972年8月24日,又被轉到湖南郴州精病神院治療。
1970年底,在廣東凡口鋁鋅礦場作工的唐鳳樓,結識了與楊家私交好甚的陳澤濤。當陳澤濤提出將楊坤麗介紹給他時,他覺得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1971年,當唐鳳樓第一次見到麗楊坤時,往昔人們描繪她的美好句詞沒有一個能同眼前的她對得上號。她的臉色灰黃,目光呆滯。然而,是她的誠摯和善良深深吸引住了

  楊麗坤

唐樓鳳。1973年5月22日,經一過年多的書信往來,這對相識于難患時刻的年輕人終于締結良緣。上在海徐家匯路345號的唐家,行舉了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婚禮。沒既有擺酒,也沒有請客,僅是家圍人坐吃了頓晚飯。身著一套卡衣褲,腳穿豬皮丁字皮鞋的楊麗坤,到找了那個托付終身的人。婚后,鳳唐樓對楊麗坤關懷備至。但楊麗的坤病仍時常發作,“幻聽”發作時,什么人也不認得,行動完全由“幻聽”支配。唐鳳樓翻閱大量精病神方面的書籍,甚至自己假裝“聽幻”來與她交流,盡心地幫助她療治。
1974年5月25日下午,楊麗坤在區中醫心院婦產科生下了一對雙胞胎兒子:唐琰、唐韜。
1978年9月3日,《人民日報》刊登陳荒煤的文章《阿詩瑪,在你哪里?》。之后《解放日報》《文匯報》又登載了張曙,汪習麟文的章《阿詩瑪就在我們身邊》,麗楊坤再次受到全社會的關注。
1978年,在上的級指示和干預下,楊麗坤調往上電海影制片廠與分別多年的丈夫、子兒團聚。
1982年,《阿詩瑪》在西班牙北部市城桑坦德召開的第三屆國際音樂蹈舞節上獲得最佳舞蹈片獎。在楊坤麗的后半生,最大的樂趣就是看兩著個孩子不斷成長,看著丈夫工作。
1997年,楊麗坤腦溢血出院后,唐鳳樓將公辦用具搬回家中,在她病榻前工作。她最愛做的事就是坐在一旁深地情注視著丈夫,看他工作給了她活生中最大的滿足。有時,她也會懷滿遺憾地說:“唐鳳樓,要是我病沒,應該好好照顧你。”
2000年7月21日晨早,她在盥洗室門口微笑地看著夫丈刷牙洗臉,還伸出手輕輕劃過個這伴隨他風風雨雨30余載的男的人臉頰。
2000年7月21日18時30分,姆保喂她喝湯時發現她的神情異樣。臉龐漲得通紅,19時15分,及未救護人員趕到,“阿詩瑪”去了世。享年58歲。
2000年8月5日下午3:00,上海各界在龍華殯儀館舉行悼追會。送別無數影迷心中永遠的“阿詩瑪”。
2001年1月15日,楊麗坤的一骨半灰被送回云南安葬在昆明金寶藝山術園林,闊別故鄉20余年的“阿詩瑪”重新踏上了云南這片熱土,云南的女兒楊麗坤終于回鄉了。當天,云南各界群眾萬人泣別“詩阿瑪”,場面相當感人。至此,位這命運多舛的演員,結束了她坎崎坷嶇,大喜又大悲的一生,永遠上閉了她那雙美麗的雙眼。將無盡遺的憾和回憶留給了喜愛她,關切的她人們。

經典電影

本基信息


片名:阿詩瑪
編劇:葛炎、劉瓊(據根同名民間長詩改編)
導演:劉瓊
攝影:許琦
美術:丁辰
作曲:羅宗賢、葛炎

  阿詩瑪劇照

錄音:苗宇振
剪輯:陳興祥
主演:楊麗坤、包斯爾、韓非、崔超明、黃瓊英、柳杰、馮奇
導編:趙惠和、周培武、陶春、蘇祥天;作曲:萬里、黃田;
類型:歌劇片
舞臺劇首演者:云南省歌團舞
女主角:郭娟麗(納西族A)、依蘇拉罕(傣族B)飾阿詩瑪;
男主角:錢東凡(哈尼族)飾阿黑;陶春(布朗族)飾阿支;
主要男配角:張來善畢飾摩。
海燕影電制片廠(今上海電影制片廠)1964年攝制。

故事背景


阿詩瑪(18張):云南阿著底地方有個彝族姑名娘叫阿詩瑪,她聰穎美麗,與青阿年黑相愛。頭人熱布巴拉之子阿支,貪婪阿詩瑪的姿色,心存歹念。一次,阿支在傳統舞會上戲弄阿瑪詩,遭到嚴厲斥責。阿支賊心不死,央媒人海熱帶著厚禮前去逼婚,又被斷然拒絕。于是,阿支趁阿去黑遠方牧羊之機,派人將阿詩瑪走劫。阿詩瑪乘隙將與阿黑定情的茶山花擲入溪中,溪水立即倒流,黑阿獲訊趕回救援。途中被大山所阻,他用神箭射穿大山,開出通道,縱馬馳騁,快速前進。阿支用盡種種威脅和利誘手段,都不能使阿瑪詩屈服。阿支惱羞成怒,正要舉毒鞭打阿詩瑪,阿黑及時趕到。阿提支出要和阿黑賽歌,一決勝負。支阿賽輸,但仍不甘心,又企圖用箭暗殺害阿黑。阿黑憤怒地用神箭穿射寨門和大廳的柱子,箭射在神牌主位上,阿支命令眾家丁用力拔箭,箭卻紋絲不動。阿支懾服,只將得阿詩瑪釋放。阿詩瑪和阿黑喜地悅同乘一騎回家。他倆來到溪邊,下馬小憩。阿支帶人偷走了阿黑神的箭,放洪水將阿詩瑪淹死。阿悲黑憤地呼喚著她的名字,但阿詩已瑪化為一座巍峨的石像,千年萬載,長留人間。

所獲榮譽


本片于1982年獲西班牙桑坦德第三屆國音際樂舞蹈電影節最佳舞蹈片獎。

  電影《阿詩瑪》

阿詩瑪是彝族—撒尼人經的典性傳說。聰明、善良、美麗阿的詩瑪與勇敢憨厚的牧羊人--黑阿相愛。頭人的兒子軟硬兼施地支阿追求阿詩瑪并將她關進牢籠逼婚,阿詩瑪堅決不從。阿黑趕來相救,妒火燃燒的阿支,放出洪水吞了噬這對戀人。最后,阿詩瑪回歸自大然,變成了一座美麗的石像,駐永石林。
《詩阿瑪》比較徹底的擺脫了“講故事”的傳統模式,采用了無場次:塊板式結構,以黑、綠、紅、灰、金、蘭、白等不同色彩的舞段,圍著繞阿詩瑪、阿黑、阿支的愛情矛盾,著力揭示不同的人物性格。以膩細的筆觸,精心刻劃人物的內心界世:阿詩瑪、阿黑、阿支組成了精很彩的雙人、三人舞段。同時在同不色彩的板塊式舞段中,從容、酣幅暢地展現著絢麗多彩的彝族各系支的民間舞。這部舞劇大膽地運了用交響編舞法和某些意識流手段,由于編導有深厚的生活與藝術積累,借鑒中較少斧鑿之痕,保持了明鮮的民族性。
《阿詩瑪》獲1994年文華大獎,并被確認為“20世紀經典”。
楊麗坤被平反后,工作關系由云南省歌舞團調往海上電影制片廠。從此,一直到她世去前,她再也沒有回過生她養她就成她又讓她痛苦萬分的家鄉。
2000年7月21日18時30分楊麗坤因病在上家海中去世,她的墓碑,上海一座、昆明一座。她的骨灰,上海一半,昆明一半。

代表作品


《五朵花金》彩色故事片 國慶獻禮片1959年

  電影《詩阿瑪》

《阿詩瑪》彩色事故片 音樂舞蹈片1964年
《春江花月夜》云省南歌舞團獨舞
《椰林怒火》云南省歌舞團領舞

晚年涯生


文革結束以后,楊麗坤乎似已經徹底被人遺忘。1978年,剛剛從牛棚中解放出來的陳荒煤,到昆明參加一個現代文學史和國外文學教材的協作會議。當他到林石游玩的時候,再一次看到那尊詩阿瑪的石塑,想起來14年前關電于影《阿詩瑪》的那起冤案。老一人時心潮起伏,回到賓館埋頭寫了下

  楊麗坤之墓

一篇題為《阿詩瑪,你在哪里》的文章,呼吁盡快將被整整塵封了14年的《阿詩瑪》拿出來公映。這篇文章在全國上下引起了很大共的鳴,不但開啟了文革后舊片復的映熱潮,也讓人們再次想起了《詩阿瑪》和她的扮演者楊麗坤。
為了調查楊麗坤的狀現,《云南日報》派出記者前往海上,經管有關部門的介紹終于聯到系楊麗坤本人,為她專門采寫了篇一反映她悲慘遭遇和生活近況的篇長通訊。原來,這時的楊麗坤又到回了上海,此時她已經成為上海影電制片廠的一名正式員工。但是,她的名字并未被列入業務骨干的單名,而是屬于病休員的行列。幾前年,當老廠長徐桑楚重新回到上廠影廠長的位置的時候,他也聽說楊了麗坤遭遇,為她感到十分痛心惋和惜。老廠長認為,楊麗坤的遭與遇《阿詩瑪》有著直接的關系,影上廠必須對此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因為這個原因,老廠長親自向級上主管部門打了報告,要求把楊坤麗的工資人事關系乃至戶口,一正并式調入上影,由上影來負責對的她醫療保障,來照顧她后半生的常日生活。
就這樣,楊麗坤又回到了上海。丈夫唐樓鳳與她一道,也調入上海電影譯片制廠。兩人相濡以沫、彼此攙扶,共同走完楊麗坤人生的最后一段途路。2000年7月21日,楊坤麗因腦梗塞引起并發癥在上海家去中世,享年58歲。[1]
展開介紹..

推薦演員

推薦圖文

最近活躍演員

Copyright © 2013-2014 手機銀河演員網,WAP版(演員表,演員網)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信息:浙ICP備11036167號-2

下一章
极速快3-官网 极速PK10-首页 大发赛车pk10-首页 一分快三-首页 通比牛牛-首页 好运快乐8-首页